快速登录

心血管健康联盟官网


我已阅读并同意 相关服务条款和隐私政策
账号密码登录
密码登录

心血管健康联盟官网

我已阅读并同意 相关服务条款和隐私政策
快速登录
首页 >
胸痛中心|翻山越岭援藏去,一心守护胸痛人——西藏日喀则市人民医院上海援藏医疗队
2022-07-16

在日喀则市里转转,你会发现这里有不少关于上海的印迹:航船形状的上海广场,象征着沪藏友谊之船从长江尾的上海,驶向长江头的西藏;上海南路、上海中路从市中心一路连接到349国道;日喀则市上海体育场也成为当地举行大型体育活动的重要场所……1994年7月中央召开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确定了“分片负责、对口支援、定期轮换”的援藏方针,上海市负责对口支援日喀则市。

为进一步促进西藏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中央组织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及国家卫生计生委于2015年组织开展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工作。同年8月中旬,上海市首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组建成功。日喀则地区共有18个区县、80万人口,占西藏总人口的1/4,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是负责这80万人口防病治病的主力。“组团式”援藏医疗队来到当地,肩负着在当地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的“造血”使命。

齐全先进的硬件设施是“造血”的保障。2017年10月,上海市累积投资1.5亿元的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新院区正式搬迁,援藏医生们也终于有了大展身手的空间。

“以院包科”是上海卫生系统援藏工作的创新举措,其中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定点援建单位为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心内科。在前三批“组团式”援藏医疗工作队队员的努力下,日喀则市人民医院首个胸痛中心创立,60分钟的紧急救治网络在日喀则得以形成。当患者出现胸痛症状拨打120后,急诊、心脏导管室和CCU(冠心病监护病房)通力合作,解决了过去需要辗转多个医院诊疗救治的难题,这也让更多的心梗患者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

2017年11月,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成为西藏第三家三甲医院,在西藏西部以及更偏远的地区,终于有了一所有辐射能力的综合性大医院,不少过去被认为是“疑难杂症”的患者能够得到救治;2020年,在公布的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排名中,上海帮扶的日喀则市人民医院位列西藏第2名。目前,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已实现当地群众254种“大病”、473种“中病”不出市即可就诊治疗。

作为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胸痛中心(平均海拔4000米),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在高海拔地区严重缺氧环境下建设胸痛中心亦取得不俗成绩,上海援藏医疗队领队、日喀则市卫健委副主任、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万兴旺和上海援藏医生、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车文良和我们分享了目前当地胸痛中心建设的经验与思考。

image001.jpg


image002.jpg

万兴旺

上海援藏医疗队领队、日喀则市卫健委副主任、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

问:以西藏为代表的高原地区五大中心建设有明显的地域特征,如何建立符合西藏地区特点的完整、规范的心血管疾病管理模式,请您分享下建设经验。

我国有着广阔高耸的青藏高原,居住着数量最大的高原人类群体。高原环境具有低气温、低气压、低氧、强辐射等特点,高原心血管损伤严重威胁高原人民群众的生命和健康。

胸痛中心作为急性心血管病急救诊疗体系,凭借全新的管理理念和多学科协作医疗模式及规范化的胸痛诊治流程,能实现早期快速准确诊断、危险评估分层、正确分流、科学救治和改善预后,有效地缩短救治时间,降低患者的病死率和并发症发生率。大力提高以心肌梗死为代表的胸痛急症的救治能力,是保障高原社会发展的必备条件之一。在日喀则市建立规范化胸痛中心,对急性心肌梗死病人进行及时的明确诊断、减少发病后早期延误、及时实施转运PCI或溶栓治疗具有重要的意义,这也是青藏高原心肌梗死区域协同救治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2017年开始,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启动胸痛中心建设,从体系、技术等层面加强心血管疾病的救治能力。通过援藏人才支援带教、改善硬件条件等措施补齐专科能力短板,重点提升对心血管疾病患者的救治能力。加快建设心血管人才队伍,通过临床进修、学术交流等多种方式加大人才培养力度。同时,援藏医疗队主动作为,优化资源配置,完善管理制度和流程,落实诊疗规范,完善救治网络。2020年通过国家基层版胸痛中心认证。

但是西藏地广人稀,在广大的农牧区,医疗资源难以有效覆盖。2021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印发《“千县工程”县医院综合能力提升工作方案(2021-2025年),落实县医院在分级诊疗体系中的功能定位,牵头组建紧密型县域医共体、远程医疗协作网,为居民提供一体化、连续性医疗卫生服务,并与城市三级医院建立远程医疗服务关系和双向转诊通道。上海援藏干部人才积极推进“市—县—乡镇—村”四级医疗服务体系建设。上海援藏医疗队在建立并完善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基层版胸痛中心建设的同时,大力加强胸痛救治单元建设。实现了优质医疗资源实现共享和下沉,显著提升受援五县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更多农牧民享受到公共服务提升成果。其中,作为“龙头”的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实现国家级胸痛中心基层单元网络覆盖至日喀则18县区,提升日喀则市医联体整体水平。


问:援藏医疗提升了当地医院服务能力,不仅能为当地老百姓提供医疗便捷,解除病痛,更重要的是带领了当地医生掌握实用的知识和技术。请您分享下是如何开展当地人才培养的,如何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自2017年以来,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心内科由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以“以院包科”方式定点援建。经过5任援藏医疗队队员以“师带徒”方式的“传帮带”,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心内科的人才队伍建设取得进展,在打造“带不走”的医疗队目标的道路上逐步前进。主要经验包括以下两方面。

image003.jpg

1、结合当地疾病种类救治需求,开展能够解决百姓就医困难的适宜技术

根据国家卫健委推进的五大医疗中心建设目标和日喀则当地的病种特征,心内科首先确定着力培养具有冠脉介入手术能力的本地医生。经过近五年的手把手“传帮带”,目前已培养出两名能够独立完成冠脉介入手术的本地藏族医生。2021年,车文良受上海十院委派承担援藏任务,在临床实践中发现日喀则本地的另外两大病种——慢性心律失常和先天性心脏病的治疗需求较强。由于高原环境的特殊性,这两类病人数量较之冠心病并不见少,而以往此两类病人都只能转诊其他地区进行进一步治疗,百姓的求医之路舟车劳顿,同时成本提高并充满风险。鉴于此,新一批师带徒关系确定后,车文良确定在继续带教冠脉介入手术的同时,针对慢性心律失常治疗需要开始进行永久起搏器植入技术的带教。

日喀则百姓有救治需求、医院能够提供技术开展的平台、有援藏“师傅”手把手带教,这就是徒弟们愿意学、师傅应该花心思教授的适宜技术,在这种情况下的“师带徒”模式才能高效率的结出累累硕果,“带不走”的医疗队的任务才能尽快的完成。

image004.jpg

2、切实落实“师带徒”制度,建立教学相长的长效培养机制

树立“绵绵用力,久久为功”、“功成不必在我”的信念,建立教学相长的长效机制。为了确保“师带徒”的有效开展,上级部门制定了相关政策和制度。日喀则人民医院及援藏医疗队也专门举行“师带徒”签约仪式,明确师徒责任和义务。类似于在校研究生的培养大纲,具体协议明确了具体的阶段性任务。所以,后续的“师带徒”过程中,切实的落实制度、协议的内容是重中之重。心内科的带教协议中,计划通过手把手带教操作技能、科室专题业务讲座、危重疑难病历讨论会和查房讨论等形式,从理论知识、实践技能、临床思维和科研创新各方面提升“徒弟”的专业理论素养和实践服务能力。

此外,在工作带教过程中,师徒之间以及授、受援单位间建立起沟通交流的友谊桥梁,希望在科室文化层面潜移默化的逐步影响受援科室,理念协同、思想指引,从而使差距导致的压力转化为主动进取的动力。

image005.jpg

车文良

上海援藏医生、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

问:请您分享一下目前当地胸痛中心建设的进展和成效。

我国青藏高原幅员辽阔,自然环境的低氧、低压和高寒严重威胁着高原地区人民群众的健康。青藏高原战略位置极其重要,高原健康事业发展是生产力、战斗力的基本保障;高原心血管系统损伤及救治,是社会稳定、发展过程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医学问题。在推进健康中国的建设过程中,公立医院承担着重要责任和使命。胸痛中心是国家卫健委推进建设的“五大中心”之一,目的是通过胸痛中心及基层胸痛单元的建设,形成健全的救治体系,从而提高心血管高危患者救治的覆盖率和成功率,从根本上降低病死率。

image006.jpg

2017年11月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基层版胸痛中心建设启动,填补了日喀则地区胸痛中心建设的空白。医院成立了院领导挂帅的胸痛中心领导小组,120院前急救、急诊科、心内科、介入导管室等组建了一支胸痛急救快速反应团队,建立了急性胸痛患者救治绿色通道,全天候开展急性心肌梗死患者的急诊介入治疗。医院在体系建设、技术提高以及科普教育方面齐抓共管,补足短板,持续改进。在葛均波院士、霍勇教授、徐亚伟教授等专家的关心下,在中国胸痛中心认证专家的指导促进下,在上海援藏医疗队的努力下,经过一年多的筹备、培训、试运行及网报等工作后,2019年11月通过了胸痛中心总部的网审,并先后顺利通过了广州办公室及自治区胸痛联盟的预审;2020年8月正式接受了胸痛中心总部的现场考核,同年9月公示通过了基层版胸痛中心认证,并于2020年12月正式授牌。

image007.png

经过胸痛中心建设,初步建立了日喀则市辖区胸痛中心救治体系,显著带动提升区域内早期救治心肌梗死的能力,提高了广大临床医生对胸痛诊断和鉴别诊断能力,促进多学科优势整合,工作流程和管理举措持续改进,缩短了患者入院至导丝通过(D2W)时间,明显改善日喀则辖区急性胸痛的诊治现状。此外,组团式援藏模式下,从“输血”到“造血”,培养本地心内科介入团队,目前两名本地藏族医生能够独立开展冠脉介入手术,打造了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问:针对高原医院建设的特殊情况,是否有因地制宜的采取一些特色建设方法呢?

既往,日喀则市急性心血管疾病的救治有以下特征:1、医疗资源匮乏:辖区仅有一家三级医院(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地域广袤,患者不能得到及时救治;2、救治体系不完善:未建立急性心肌梗死救治网络体系,患者转运效率较低;3、救治水平不高:心血管专科救治能力不够,大部分心梗患者未及时进行血运重建,部分患者二次转运至拉萨或者内地,错过最佳的急救时机;4、健康意识薄弱:农牧业藏族人口较多,健康知识普及程度较低,心血管等疾病的自我救治、自我管理较弱。

2017年起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通过“以院包科”的形式对口支援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按照国家卫健委“五大中心”建设要求,胸痛中心建设是援藏医疗队的任务之一。鉴于此,前后几批组团式援藏人才主动担当、积极参与,应用自己的管理、知识和技术经验带动本地医、技、护、管人员积极投身到日喀则市人民医院胸痛中心建设中。

此外,通过每年一度的珠峰医学论坛进行胸痛中心建设经验交流,邀请胸痛中心认证专家赴高原授课并进行现场指导,通过与认证专家近距离的沟通交流,更加有效的使本地人员提高认识并持续改进。

image008.jpg

在技术建设方面,鉴于本地医师基础相对薄弱,建立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的培养模式。援藏专家通过“师带徒”形式培养本地医生,制定相关政策和制度,明确师徒责任和义务。同时,本地医生定期赴支援医院进修培训,使本地医生全面了解上海支援医院的理念、技术,从而提高自己并将所学带回高原。

针对藏族患者较多情况,使用藏汉双语标识标牌指引患者到胸痛诊室,并通过拍摄藏汉双语的微视频宣传胸痛救治流程及胸痛科普知识。积极参加日喀则广播电台的健康讲坛栏目进行宣传胸痛科普知识,并在每年的“1120”心梗救治日举行义诊活动宣传胸痛中心及培训心肺复苏技术,让更多的老百姓认识胸痛疾病,认识胸痛中心建设的意义。

image009.png

西藏自治区地广人稀,为了打通胸痛救治起跑第一公里,启动胸痛救治单元建设。为建立更加完善的胸痛救治单元和区域联动体系,深入到基层,协助网络医院进行胸痛中心内涵建设,进行现场指导及培训。

问:我们了解到当地胸痛救治单元也在建设中,并有成功的救治案例。请您介绍下目前胸痛救治单元的建设情况,谈谈有没有印象深刻的救治案例。

胸痛救治单元是胸痛中心区域协同救治体系的组成部分,是胸痛救治网络体系的基础环节,也是心梗救治成功的关键。胸痛单元建设,将为辖区胸痛患者早诊断、早识别工作前移,实现在最短时间内将急性胸痛患者送至具有救治实力的上级医院接受最佳治疗,最大限度提高胸痛患者救治成功率。

2021年5月,日喀则市人民医院胸痛中心启动基层医院胸痛救治单元建设,目前已注册3家基层胸痛救治单元。日喀则市人民医院胸痛中心定期对现有的胸痛单元及正在建设中的胸痛单元进行专业知识培训,并通过医共体内信息资源的共享,协调联动形成急性胸痛救治网络,汇聚合力,进一步提高胸痛诊治能力,完善县域胸痛急救地图,建设胸痛急救绿色通道,实现院前急救、院内诊疗、区域协同的有效衔接。通过胸痛救治单元建设,打通胸痛救治“起跑”第一公里,提升基层医务人员对胸痛患者的识别能力及规范救治能力,缩短冠脉血管开通时间,有效降低了急性心梗患者的死亡率。

image010.jpg

2021年11月29日18:10,康马县少岗乡一52岁男性突发持续性胸背部压榨样疼痛,患者于18:30分自行就诊于少岗乡卫生院,卫生院医务人员18:40完成首份心电图,胸痛中心微信群内专家确诊为“急性前壁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18:45卫生院医务人员立即给予病人服用阿司匹林300mg,并与基层胸痛单元江孜县人民医院沟通,18:50转院。20:00到达江孜县人民医院后,该院医务人员在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心内科医生指导下实施规范溶栓方案,并于24小时内转运至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完成PCI术,最终患者好转出院。

该病例的救治过程中,基层胸痛救治单元发挥了巨大作用:指导乡镇卫生院诊断、治疗、转运,对患者进行溶栓,随后的转运过程中完成手术知情同意,从而使患者至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后绕行急诊绕行ccu直达导管室,顺利开展冠脉内支架植入和IABP植入手术,使得患者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真正诠释了“时间就是心肌,时间就是生命”。

image011.jpg

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将继续把胸痛救治单元建设进一步深入推进下去,建设更多的标准化胸痛救治单元,完善胸痛区域协同救治网络体系建设,打通胸痛救治起跑第一公里,缩短院前急救时间,为胸痛患者提供规范化的救治保障,为日喀则地区人民健康保驾护航,为我国心血管事件下降拐点早日到来贡献力量。

问:援藏医疗队进驻后,医院信息化建设水平不断提高,为医疗质量提升提供了强力支撑。据悉目前医院在使用云上远程心电系统,可以请您详细介绍一下吗?

日喀则市人民医院聚焦智慧赋能,推进智慧医院建设。胸痛中心建设过程中,搭建了实时交互智能平台,实现患者信息院前院内共享,提升抢救与转运能力,为患者提供医疗救治绿色通道和一体化综合救治服务,提升重大急性病医疗救治质量和效率。此外,利用先进的网络云技术建立云上远程心电系统,实现云上心电网络诊断。应用配备在各基层卫生院的远程设备采集患者的心电信息,通过日喀则远程心电诊断枢纽平台上传至上海后方医院远程诊断中心,上海远程诊断中心的医生第一时间出具诊断报告,从上海回传至基层卫生院,指导进一步诊断和治疗。

由专业心电医师及时、准确做出诊断,这样既可以保证心电图诊断质量,又能够帮助基层医生提高心电图诊断能力。远程心电诊断枢纽平台能够及时发现、早期救治心血管疾病患者,对降低患者的死亡率和致残率有着重要意义。能较好地解决边远地区患者心电监测困难的问题,使患者足不出户就可以享受到医疗专家高水平、高质量的诊疗服务。

援藏,相比其它地区的支援,显得更为孤独,但也正是这种孤独让帮扶充满挑战和意义。面对着高耸的珠穆朗玛峰,迎着高原的烈日与寒风,在藏地深蓝色的天空之下,雅鲁藏布江正奔流不息。以万兴旺书记、车文良主任为代表的援藏医生为日喀则医疗事业尽着自己的“绵薄之力”;同时,上海十院援藏工作还致力于变“输血”为“造血”,为当地培养了一批心血管医师,打造了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未来,上海援藏医疗队将进一步深入贯彻落实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精神,以保障民生、凝聚人心为宗旨,深化医疗服务能力提升,进一步凸显医院相关亚学科特色专科建设,将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打造成为西藏自治区级区域医疗中心。


Copyright 2021-2022 AI I right reserved    苏州工业园区心血管健康研究院   
苏ICP备16008393号-2     

...

×
...